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越南问题学术博客

走近越南 看越南

 
 
 

日志

 
 

越南共产党面面观  

2011-11-20 14:57:51|  分类: 越南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进在革新开放道路上——越南共产党面面观
人民网特派记者 丁刚 本报驻越南记者 刘刚
2011年05月10日08:4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越南共产党面面观 - 潘金娥 - 越南问题学术博客

  越共中央党校——胡志明国家政治行政学院的校园。
  本报记者 丁刚摄

越南共产党面面观 - 潘金娥 - 越南问题学术博客

  越南很多村庄有不少新盖的小楼,图为河内附近一座村庄的景色。
  本报记者 丁刚摄

越南共产党面面观 - 潘金娥 - 越南问题学术博客

  河内市中心大街上悬挂的选举日(5月22日)的招贴画。
  本报记者 丁刚摄

  近年来,越南着力于“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其革新开放取得了巨大成就,引起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越南共产党是如何治理国家、加强党的建设、密切联系群众、反腐倡廉的?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深入越南各阶层采访。

  

  ·党校·

  能力培养和思想教育并重

  基层与省市并进

  在越共中央党校——胡志明国家政治行政学院里,记者看到许多来自地方的党员干部正在学习。教学楼里的教室都不大,每间大约可坐20多个学员。他们有的在上党史课,有的在学习“胡志明主席思想”课程。

  学院的党史研究院前院长阮仲福教授告诉我们,通常来这里学习的地方干部都是越共的后备领导干部,年龄不超过40岁。超过40岁的地方主要领导,如果没有参加过党校培训学习的,可在地方党校学习,由中央党校派教员去授课,一般就不再来中央党校学习了。

  我们见到的另一位教授叫阮明俊,他是从基层一直走到中央的理论干部。阮明俊曾在广宁省的一个乡里工作过,先后担任过省政治学校教员、省委宣教部长等职。2009年,越共中央决定成立党建学院,调他来做筹备工作,后任院长。据阮明俊介绍,学院的教师有不少是像他这样有基层工作实践经验的。

  阮明俊说,学院的主要工作有两项,一是培养研究人员,包括硕士、博士等;二是通过培训,提高省市一级领导干部的管理能力。两者实际上又常常结合在一起。越共中央现任总书记阮富仲就是在党建学院获得的博士学位。

  阮仲福说,越共中央在注重培养青年干部的同时,也十分重视基层党组织建设,特别是通过基层工作来锻炼年轻干部。目前,越共中央已推出一个“大学生村官计划”,从各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中选拔600多名党员到各地农村去当副乡长。这批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基层锻炼后,出类拔萃者将有可能被推举担任更高的职位。此外,越共省市一级的干部也常常会由地方党委安排到县乡一级去挂职,通过挂职来增加基层工作的经验。

  理论与实践结合

  谈到党校在教学中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问题,阮明俊说,教员们经常把一些社会热点问题拿到课堂上来讨论,并由此形成较为一致的政策建议。

  阮明俊举例说,越共中央曾决定改善少数民族居民的住房条件,统一建设坚固房屋。但这项政策实施后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一些少数民族居民有了新房也不住,而是把新房卖了赚钱。学员们就这个问题进行多次讨论,而后又带着问题回到各自的地区去调研,最终提出了一份比较完整的报告,建议中央修改原先的政策,把国家出资与居民自己出资结合起来,按照居民的具体要求来建房,这样他们也就不会轻易将新房卖掉了。后来越共中央对改善少数民族居民住房政策的调整,就参考了这份报告的建议。

  阮明俊说,在教学中还有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来这里参加培训的学员都是省市一级的干部,他们通常在地方上讲话比较谨慎,对有些问题虽然有不同意见,一般也不会直接提出。但到了这里,就没有什么顾忌了,因此学校的讨论气氛十分活跃,大家都很愿意把自己的意见“亮”出来。

  主要从事党史研究的阮仲福告诉记者,党史虽然是越共党员思想教育的重要部分,但党史课并不是只讲历史,而是要与现实密切结合。他带给我们两本近著,一本是《越南革新时期共产党的作用》,另一本是《从理论和实践上认识越南革新事业》。

  阮仲福对越共中央最新政策及其制定过程了解之多,让我们感到有些惊奇。谈起哪个编号的文件主要讲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制定这样的政策,以及执行情况如何等等,他都是随口说来。对此,他说,越共中央一些政策的制定,事先都要征求像他这样的研究人员意见,有些政策他们虽然没有参与研讨,但是一旦形成文件,中央有关领导也会把过程介绍给他们。这样,他们在到各地讲课时,就常常会把解读中央政策的精神作为重要内容。

  “作为一名党员,既应当知道党是怎么走过来的,有哪些经验和教训,更应当了解越共所倡导的革新开放事业这些年来遇到了什么问题,是怎么解决的,这对于党员干部尤其重要。”阮仲福说。

  思想教育新挑战

  阮仲福说,越南共产党一直都很重视对普通党员的思想教育,党史学习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学习党史与学习党的纪律规定等,都属于党员的基本思想教育。每个申请入党或希望成为党员的人,都可以参加党史学习,入党后则必须定期参加党史培训班的学习。越南各个大学也都开有党史课程。

  为了做好党史教育工作,越共十分重视各地的党史编写,把党史与民族史、地方史结合起来。目前,越南全国60%的乡镇编写完成了各自的党史,所有省、市已全部完成了党史编写。越共每个省市的党委宣教部还都设有一位专职负责党史编写和教育的干部。

  根据越共中央的要求,阮仲福参与编写的越共党史三卷本已全部完成并通过了国家验收。目前,这部党史正由中央政治局做最后审阅,而后将交由出版社出版。正式出版后,将作为一些大专院校相关专业的教科书。

  据两位教授介绍,越共各级党组织还十分重视以多种形式来对党员进行思想教育,比如举办党史知识竞赛、党建工作演讲比赛等活动。

  随着革新开放事业的推进,越南的基层党员教育也遇到了一些新的问题,面临新的挑战。阮明俊说,现在越南的民营企业不少,有的民营企业没有党组织,因此一些外地雇员中的党员没法参加组织活动,他们只能在逢年过节回老家时,才能参加当地党组织活动。此外,如何更好地在大学生中发展党员,加强大学生党员的思想教育,也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中国经验可借鉴

  两位教授都谈到了他们对中国的多次访问。

  阮仲福特意拿出了两本从中文译成越南文的书籍,一本是《中国改革开放25年来的理论问题》,另一本是《县委书记关心的十大热点问题》。他说,这两本书对他很有启发,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事业中碰到的一些问题,越南现在也碰到了,这些理论问题的总结有些是可以借鉴的。这些年来他多次去中国访问,并利用这些机会了解中国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一些新的理论问题的提出和讨论。几年前,他曾访问中国浙江省,在那里,他向当地领导干部了解了村一级党组织的建设情况,回来后还看了中国拍摄的一部反映农村党支部书记动人故事的电视剧,他后来专门就如何借鉴中国经验、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给中央写了一份报告。

  阮明俊说,去年他有机会去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参加党建培训班的学习,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月,但收获很大。中越两党面临的一些问题有相同之处,比如市场经济下如何遏制党员干部腐败、不断提升老百姓对党的信任等。中国共产党的一些做法是非常值得越共借鉴的。

  采访结束时,有44年党龄的阮仲福对我们说,他曾经珍藏了一本刘少奇写的《论共产党员修养》,这本书他读了好多年,但抗美救国战争时他家被美军飞机炸弹击中,所有书籍都毁于战火。他非常希望能再得到一本这样的好书。

  

  ·智囊·

  让理论更贴近现实

  在河内市中心紧靠越共中央办公厅大院的一幢小楼前,我们看到了“越南共产党中央理论委员会”的牌子。从名称看,它很容易被理解成一个理论研究单位。实际上,它是越共中央最重要的智囊,从这里产生的一个个新的提法,比如“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法权社会”等等,已经成为越共中央文件中的固定提法,这些新概念既具有理论色彩,更是对越南经济社会发展的实践总结。

  理论委员会秘书长阮曰通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文件,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马列理论书籍。他告诉我们,这个委员会是1991年成立的,委员们的任期为5年,与每一届越共中央委员会的任期相同。现任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曾担任过该委员会主席。目前,阮曰通任委员会秘书长,负责协调委员会日常工作。

  理论委员会的委员多是兼职的,来自越共中央和地方机关以及各个研究机构。他们当中既有学者,也有地方上理论水平高的领导干部,还有中央党校的教员,以及中央组织部、对外部等部门的领导等。委员会每3个月开一次会,根据中央要求确定政策研究主题或对早先确定的主题进行讨论。讨论会通常都是开放式的,会邀请与这个主题相关的各界代表参加。比如,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的讨论,就请了很多企业代表参加。

  阮曰通用越共十一大“可以吸收私营企业主入党”的决定为例,给我们介绍了委员会的工作情况。他说,越共中央是在十大上提出这一问题的,其实在正式提出前的5年,就已经开始研究共产党员是否可以从事私人经济的问题了,也就是说,理论委员会在10年前就开始对这一问题进行调研,并提出政策建议。

  阮曰通说,根据马列主义的经典学说和胡志明思想,共产党员不能剥削别人。所以当时党内很多人认为,应当禁止党员搞私人经济,更不可能吸收私人企业主入党。党员一旦搞私人经营,就会变质,就不会很好地执行党的规定和政策。中央理论委员会就此组织了数个调查小组,分头到各地去调查,还组织各阶层代表参加讨论会来研讨这个问题。通过调查与研讨发现,党员参与私有经济后,总体上对相应法规的执行要比非党人士更好,在对待雇员方面也做得更好。像偷税、漏税等现象,党员企业主就要少于非党人士。很多外企也希望能有党组织,因为有了党组织,更利于企业的稳定发展。

  阮曰通说,在这个基础上,越共中央才决定从今年开始,搞一些试点,吸收私人企业主入党。5年后,在下一届党代会上再做总结,看看是应当继续全面推进,还是有所修改。越共中央还根据理论委员会的建议,给党员企业主制定了一些具体要求,比如,党员企业主必须尊重劳动者权益,按照劳动法的要求,合理分配劳动成果;必须自觉履行纳税义务;积极参加社会公益事业;在企业内部建立党组织,并积极支持党组织的活动等。

  越共中央理论委员会,这个看上去有些松散的机构,却担负着为越共中央政策文件提供思想理论和实践基础的重要任务。也许,正是因为松散——各个委员来自不同的工作领域和基层,他们又同越南经济社会发展的现状保持着极其紧密的联系。用阮曰通的话来说:“这样的联系使得中央政策的制定不仅有理论依据,而且能够符合越南的实际。”

  

  ·监督·

  反腐倡廉 取信于民

  尽管离5月22日越南国会代表和地方各级人民议会代表选举日还有一段时间,但河内街头已经挂上了不少以红色为主调的招贴画,洋溢着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

  越南国会文化教育、青少年和儿童委员会主任陶仲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将举行的是第十三届越南国会代表选举。在越南国会代表和地方人民议会代表选举时,经过三轮协商后确定的正式候选人是否能成为国会和地方人民议会的代表将完全取决于选民。在历史上,也曾出现过越南共产党某一级党委书记参选时落选的案例,通常如果是党委书记落选,那此人也就不能继续在党内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了。“如果老百姓都不信任他,他怎么能当党委书记呢?”陶仲诗这样说。

  陶仲诗告诉记者,第十二届国会有493名代表,党员代表的比例超过了90%。越共中央提出了新的建议:扩大非党员代表的比例,主要是增加宗教界人士、青年、知识分子和企业家比例,争取在第十三届国会中非党员比例达到15%。

  从国会代表中党员的比例可以清晰看出越南共产党在越南社会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不止一位越共党员告诉记者,越共有360万党员,有很多领导干部,管好这个党不容易。对此,记者在采访中接触的越南共产党干部和理论工作者都没有回避反腐败的问题。很多人认为,如何在市场经济这一新的环境下管好党员,是越南共产党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

  据记者了解,目前负责越南共产党监督检查工作的重要机关是中央检查委员会(以下简称“中检委”),它承担着对越南从中央到地方近5.4万个党组织、360万名共产党员道德品质和工作生活作风的检查工作。

  近一两年来,越南中检委处分越南央企高管的案例曾被国内外媒体广泛报道,并在越南民间引起强烈反响。2010年7月5日,中检委向社会公布了对近期45起违纪问题的处理意见。例如,在对越南船舶工业集团(以下简称“越南船舶”)党委书记、董事长范青平的处理意见中指出,“除盲目扩大集团规模,成立了近200家子公司外,范青平在管理和使用国家资金中存在违规问题,他任命自己的儿子作为国家资金的代表,还违反党和国家规定让儿子担任多个要职”。随后越南公安部调查机关正式逮捕范青平,并根据越南《刑法》第165条中“故意违反国家经济管理规定导致严重后果”的条款对其提起诉讼。

  在中检委公开通报处理的案件中,以土地流转、人事任免、贪腐等问题为主。而随着地处中越边境的越南河江省省委副书记、省人民委员会主席阮长苏因个人作风问题被中检委处理,从而打破了省部级高官很少因生活作风问题落马的先例。

  胡志明国家政治行政学院教授阮明俊说,党能否管好党员直接关系到能否取信于民,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进一步增加党员干部执政的透明度。马来西亚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的一位领导人曾经问他,为什么越南共产党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执政时间为什么会那么长?他回答说,这是因为越共在历史上与老百姓血肉相连,在民族解放中树立起了极高的威信。但是,如果有些党员经不起新时期糖衣炮弹的袭击而变质,党就会失去民众的信任,因此,党必须高度重视反腐问题。从事党史研究的阮仲福教授认为,越南在预防和反腐败过程中,除了加强对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的检查工作外,还必须加强“纪律处理的力度”。

  

  ·基层·

  “离不开共产党领导”

  阮文贵不是党员,可这位46岁的越南农民谈起越南共产党的一些政策来却滔滔不绝,尤其是对今年年初召开的越共十一大有关新农村建设的政策,更是如数家珍。哪个地段的路什么时候修通,全村什么时候用上自来水,以及什么样的农业用水可以完全由国家支付等等,阮文贵都很清楚。

  阮文贵是复员军人,也是越南最基层的“领导”——应和县浮流乡上浮流村寨组组长。当我们在一位朋友的引介下来到阮文贵父亲的家中时,他正在和父亲商量让孩子报名参军的事情。

  上浮流村距离河内城区大约50多公里,在该地区属中等偏下的发展水平,但随后摆上桌的饭菜却告诉我们:在这里,温饱已经不再是个问题。阮文贵的母亲指着有鱼、有肉的饭菜说:“十多年前哪里能吃上这样的饭菜,那时吃了上顿没下顿,乡亲们都是靠着相互接济过日子。”

  阮文贵告诉我们,村里共有400多户人家,分为7个组。阮文贵负责的这个组一共有140多户,是最大的。组里共有18名党员,他的83岁的父亲就是一位有着50年党龄的老党员。

  党员这个身份对阮文贵的父亲来说,显然是一件十分光荣的事情。在客厅的墙上,我们看到既有这位曾经参加过抗法战争的老人所获的各种奖状,还有最近4次参加乡党代会的代表证。

  老人告诉我们,全乡一共200多名党员,每3年选一次乡党委委员。选举乡党委时要开全乡党代会,所有党员都要参加。党代会选出乡党委委员,然后再由委员们选出书记和副书记。基层党组织经常组织党员学习中央和上级党组织的文件,所有党员干部和老党员都有一份河内市委机关报《新河内报》。他对越共中央政策的了解,就来自每天的读报。

  越南农村各乡的乡党委委员大体上是按党员的比例来分配的,这些委员中有的是村里的生产队主任,也有的在乡里担任行政领导职务,比如乡长和副乡长等。乡党委委员人数并不固定,因为有的时候并不是所有候选人的票数都能过半。

  问起阮文贵为何没有入党?他笑笑说,共产党员在执行政策时要带头,要承担责任,还要接受共产党严格的纪律管理。党组织早就要发展他,但他没有申请,因为他想要3个孩子。而按照越南共产党的规定,党员只能生两个孩子。一旦入了党,他必须严格遵守党的纪律。

  阮文贵作为组长,主要负责生产和治安。在这些方面,党员有责任配合他的工作,如果党员拒不配合、违反党组织的纪律,就要接受相应处理。

  “不过,作为组长,我常常会应邀参加村、乡党组织的会议。”阮文贵说。比如,不久前他就参加了传达越共十一大精神的会议。此外,党组织还常请像他这样的非党员组长对乡里一些重要人事安排提意见,并要他们多反映农民的意见。

  问及共产党在基层的领导作用,阮文贵说,“基层离不开共产党领导,没了党的领导就没法运转了。越南可不能搞多党制,要是搞多党,这个国家就乱了”。

(责任编辑:程宏毅)
  评论这张
 
阅读(9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