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越南问题学术博客

走近越南 看越南

 
 
 

日志

 
 

前驻越大使齐建国谈中越关系  

2010-02-05 09:55:48|  分类: 中越关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建国谈中越建交60年:中越已无战争可能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02 
中越建交60年:“中越已无战争可能”

中国网:

我想作为中国前驻越南的大使,对于中越建交60年是不是怀着很特殊的感情?

齐建国:

是的。中越建交60年前,也就是1950年1月18日,当时的毛泽东主席正在访问苏联。他在1月18号连续三次给中央发电报,说要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要和越南建交,而且还亲自起草了以周恩来外长的名义复越南外长。那个时候中国和越南建交,我们是第一个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国家。尽管新中国成立才几个月,我们就承认了越南民主共和国,现在叫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因此越南对此非常感激,中国是第一个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国家。

这60年来两国的友好是主流,两国老一辈的领导人亲自培育了这种友谊。比如说越南的胡志明主席曾经说,“越中友谊亲,同志加兄弟”,很有名的一句话。我们的毛泽东主席在1967年12月19日,在庆祝越南南方解放阵线成立7周年的时候也说了一句话,也非常的有名,“7亿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同样的,胡志明主席在1961年7月1日,也就是中国共产党成立40周年,他写了一篇文章叫《越南革命与中国革命》。他写到:越南革命与中国革命的关系是恩深、意重、情长、友谊之光、万世辉煌,直接翻译就是百恩、千意、万情、友谊之光、万世辉煌。因此这60年来,中越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传统友谊,以及两国的友好关系首先是我们两国的老一辈领导人亲手缔造的。

新一代的中国领导人,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又把两国关系推向了新的发展阶段。比如在世纪之交,两国最高领导人,两党总书记确定了新世纪两国关系的发展框架,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后来,两国领导人确定了四好精神,“好朋友、好同志、好邻居、好伙伴”。你们知道,到2008年又把两国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又提到一个战略高度。

应该说,这60年来两国关系的发展是不断的健康发展。

中国网:

我在网上看到一个网友的评论,他说:在亚洲,可能没有哪个国家像越南一样经受过如此漫长的战争重创,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像越南一样与中国有着如此深切的爱很纠缠。您认同这句话吗?您怎么看?

齐建国:

我觉得也是这样的。中越两国建交60年来友好合作是主流,当然也有不愉快的时期,从时间上讲也是短暂的。我刚才说全面合作,这是两国新世纪的框架,但是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和分歧。我认为现在两国关系之间的唯一问题就是边界领土问题。我是亲自参加中越边界陆地边界谈判的中方组长,北部湾我当过副组长,海上问题也当过顾问。应该说,中越关系正常化是1991年11月7日以来,两国在解决边界领土问题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因为中越领土边界问题就是三块,一个是陆地边界,一个是北部湾,一个是南海问题。

到现在为止,前两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也就是说1999年12月30日,两国签署了新的《陆地边界条约》。2000年12月25日,两国签署了《北部湾划界协定》。2004年上半年,又签署了《补充议定书》,这样北部湾的划界协定就生效了。当然,中央陆地边界新的条约2000年又生效了。经过8年的努力,勘界立碑工作要把条约落实到实处,又立了新的界碑。

2009年11月18日,两国又签署了《陆地边界议定书》和《管理制度协定》,这是中央陆地边界的最后文件,这标志着中越新的陆地边界条约已经落实到实处。北部湾也是2004年划界协定生效以后比较稳定的。

到现在为止,中越陆地边界和北部湾局势稳定,两国的边民、渔民和睦相处,现在的交流与合作在不断扩大。

中国网:

您刚才说中越边境主要是陆地、北部湾、南海问题。所以有的网友在网上留言,比较关心这个问题。他说:虽然现在争议不是特别大,谈论的不是特别多,但是大家的这根弦还是紧绷着的,关于南海问题有没有擦枪走火的可能?

齐建国:

我认为没有。因为中越关系的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第二,中越两国人民的友好是不可逆转的,是大势所趋。第三,两国边界领土的三大问题已经解决了两大问题,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现在也有谈判机制,当然可能需要时间,但是我认为像陆地边界这样非常难的问题也解决了。剩下的问题通过双方的努力也会解决的,但是可能需要时间。

现在我们双方也有一个目标性的东西,也达成了共识,也就是通过和平谈判、友好协商,取得最终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这个已经写到文字上了。最后问题的解决原则也定了,就是友好协商,最后取得双方的同意,不会采取其他的像网友说得过激的办法。

中国网:

所以您有这样一篇文章,叫做《中越已无战争可能》。

齐建国:

我觉得没有可能了。
 

亲历中越陆地、北部湾边境谈判

中国网:

您刚才说在大使生涯当中参与了中越陆地、北部湾的边境谈判,这个谈判的过程顺利吗?是不是有一些让您比较难忘的故事或者是瞬间?

齐建国:

这个谈判非常的漫长。中越陆地边境谈判从1974年到1999年,整整25年。当然,中间中越关系不好有13年停下了。特别是到1991年10月7日两国关系正常化以后,正常化的时候两国确定的方针就是“结束过去、开辟未来”,具体的有好多。国家关系还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从此以后,两国边境谈判马上就着手进行了。1992年初就开始进行了专家级的谈判。1993年两国政府级的谈判,两国政府级的副外长,副外长也是各自政府的代表团团团长,这个谈判在1993年10月份签署了《关于解决两国边界领土问题的基本原则协议》。这个原则协议是把陆地边界的原则定了。因为我们和越南的边界实际上是已定界,就是100多年前清朝政府和法国政府划定的,从此以后两国历届政府都承认。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地形地貌的变化,加上双方100多年前的技术条件比较差,双方对某些地段的边界线的走向认识出现了分歧。出现分歧就要争议分歧,中央陆地边界争议地区的面积并不大,加在一起也就是227平方公里,但是分了164块,最小的一块是0.0002平方公里,这是一块一块来解决的。

当时说属于技术上的问题,比如说有的是分为A、B、C类,有的是技术上没有划到,或者是出现了空白点,这些问题好解决。但是C类就是争议地区,这是比较难解决的。我们也是先易后难,分了几类,最后把最难的留在最后。最后一轮谈判谈了4个半月。我刚才说从1974年到1999年,因为两党总书记给我们确定了时间表,在1999年内签署陆地边界条约,2000年内签署北部湾划界协定。这两个时间表对双方的谈判都有压力。因此到1999年12月30日,两国外长终于签署了陆地边界条约。

中国网:

可见有多难签。

齐建国:

是的。1974年到1999年的25年是四分之一的世纪,这么漫长,但是核心的、要害的问题都是在最后一轮解决的。我有幸参加了这个谈判,因为政府级的谈判下面设了中越联合工作组,我是中方组长。后来的一些敏感问题主要是小范围组长解决的。

中国网:

最后的四个半月应该是大家斗智斗勇,外交的技巧到了白热化的时候吧?

齐建国:

是的。因为双方都是为了维护自己国家的领土主权,一开始很难,都是互不让步,有的时候是面红耳赤。最终因为两国领导人确定了时间表,最终在1999年倒数第二天还是签下来了。当然,在提前一个月之内,争议问题解决了以后,还有一个条约文本要谈,就是怎么落实在文字上。最后到1999年12月30日,两国外长在河内终于签署了。

中国网:

签署以后这个结果是双方都能接受的,但是是双方都满意的吗?

齐建国:

对。我们都是通过友好协商,通过双方共同努力,取得了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应该说这个结果是公平合理的,不可能完全对一方有利,对另一方不利,这样是达不成协议的。因此说,谈判的结果是公平合理的。

中国网:

这四个半月咱们中方的外交官和外交人员应该付出的特别多,是不是除了加班加点以外,日以继夜的做工作。那是什么样的状态?

齐建国:

我们在北京谈了三个半月,换了三个宾馆,有中旅大厦、妇女活动中心。因为我们一谈就占了好多的会议室,有大范围、小范围,有技术人员、测量人员,在中旅大厦和妇女活动中心,因为我们不可能把会议室都给你们一家,最后我们到了外交部的华丰宾馆,有两个多月。最后一个月在越南河内。

确实是这样。我在外交部新闻发布厅,我们的团曾经让我给他们介绍过一次,当时是作为一个外交系列报告,都讲到这些。这个谈判是非常艰苦的,我和他们讲也是非常光荣的。尽管艰苦,尽管是无名英雄,但是作为历史档案是永久的。我的班子里面的年轻人作出了奉献精神。比如说在谈判期间,有一个年轻人要结婚,没有搞任何的仪式,只是女方在我们宾馆里面住了两个晚上就算结婚了。在这个期间,有的涉及到一些问题需要到实地去考察,实地是非常艰苦的,不光是奉献精神,有的时候还要有牺牲精神。

中国网:

您遇到最危险的情况是什么?

齐建国:

应该说我们的危险不如我们的解放军战士,我们在考察边界的时候首先由解放军战士一个排、一个班的力量给我们勘路,两边都是地雷,我们是沿着他们的脚印走,应该说我们的战士是最危险的。从时间上讲,我们的谈判因为时间来不及,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我们可以把一天变成两天。比如一天有3次谈判,上午8、12点,下午2点、6点,晚上8点、12点,这样把一天变成两天用,最终才按照两党总书记的时间表,于1999年12月30日终于签署了陆地边界条约。

中国网:

像您说的不仅是牺牲那么简单,还要奉献的精神。当天晚上签完的时候,大家应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因为在规定期限之前完成了这个重任。

齐建国:

对,大家都很高兴。因为在河内签的,越南一个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兼外长阮孟勤(音)举行了一个招待会,也算是庆祝,大家都很高兴。他在祝酒的时候曾经和我说,感谢你们为两国关系做了一件大事。我想这句话是实话,不是什么外交辞令。

中国网:

应该会有人落泪吧,这个过程太不容易了。

齐建国:

很不容易,因为这种谈判是最难的,涉及到领土主权。

中国网:

有了这个作为铺垫以后,下面的北部湾谈判是不是就会容易一些?

齐建国:

对。北部湾的谈判也有自己的特点,但是这个谈判比陆地的谈判用的时间少一些。因为双方都是取得了好的经验,谈判中有一些经验,我们和越方同志有的时候争的面红耳赤,但是最后解决了问题。北部湾1974年也谈过,但是启动专家小组的谈判比陆地边界晚,因为陆地边界是在两国代表团团长基本原则协议达成以后的制度化谈判,就是一年一次的政府级谈判。根据情况,根据需要,联合工作组是一年举行几次,下面还有专家组。后来陆地边界谈了几年以后,又启动了北部湾谈判。北部湾谈判也很快,最后是按照两党总书记的时间表于2000年12月25日在北京签了。

中越关系未来发展前景:中越友好是大势所趋

中国网:

我注意到有一个最新的新闻,今年1月1日的时候,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有一些外媒报道,越南一些年轻人表示对中国“惧怕”,说中越贸易逆差特别大。越南的民众有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和担忧?

齐建国:

应该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如期建成对中国和东盟10个国家,包括越南都是有利的。其实前不久在南宁开了一个论坛,东盟10国都来了代表团,最高的是老挝的常务副总理,菲律宾的是财长,越南最低的也是副部长。两天的会大家都发言了,都是高度评价,这应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因为这个自贸区涉及19亿人口,涉及到整个中国、东盟GDP6万亿美元,贸易额的规模也很大,有4.5万亿,这在是世界上最大的,涉及人口最多的。它的建成对中国、东盟10国都是有利的。

现在作为一些行业协会,包括印尼提出一些疑虑,比如说纺织领域、钢铁领域,这些时间是不是应该往后推。因为从今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贸区算基本建成,中国和东盟6个老成员国90%的货物商品实行了零关税,但是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这4个新成员还是2015年才能到90%。因此现在6个老东盟成员,有些国家商会提出了担心,说这90%实行零关税对他们有一些冲击,但是他们的官方还是没有提出来。越南的担心是有的,但是它是到了2015年,还有5年的时间。

中国网:

现在越南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是什么?

齐建国:

越南是农业国,成功解决了粮食问题。当然,越南的工业基础比较薄弱,但是也有好多大的支柱产业,比如说煤炭。越南现在无烟煤的储量很大,有100亿吨。我们南方一些省很需要发电煤,越南出口煤炭一半以上是出口到中国,这解决了南方一些省市的燃眉之急。还有油气也是很牛的一个集团。越南的原油有2000万吨,还有橡胶集团,还有越南咖啡。现在越南的咖啡是世界第二位。还有一些出口的大户,一些纺织品。越南水产和农产品都有。

应该说越南的发展和中国一样,从上个世纪90年代,越南就开始进入了快速发展期。1991年到2000年,全国的GDP逐年递增7.7%。2001—2005年是年均7.5%。到2010年,它的计划指标是8.5%。但是全球金融危机来了以后,越南受到一定的冲击,但是它2008年的GDP还是正增长了6.23%。去年是5%以上。尽管它受到了冲击,还保持了正增长,这可以说越南的革新开放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我们用描写中国的话对它也适应,是政局稳定,经济持续发展,人民生活不断改善。

中国网:

在今年回顾两国关系,两国关系经历过并肩作战,兵戎相见,也经历过冰释前嫌,经历过很多不同的阶段。请您最后总结性的评价一下中越关系的未来。今年您会参加哪些庆祝活动?

齐建国:

我认为中越关系的未来发展前景看好,应该说中越友好是大势所趋,尽管两国还可能出现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但是大的趋势,友好的趋势不会改变,也不会出现大的逆转。当然,在这里面有些人说两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包括体育、旅游、人才培训等各个领域都要加强合作,因为我们的16字方针是全面合作,在未来的发展也会继续全面的加强合作。

另一方面,对两国存在的问题也要通过友好协商妥善的解决。现在我认为中越关系就剩一个问题了,就是边界领土问题,双方现在也有谈判机制,当然解决主权争议需要很长时间,但是在解决过程当中也可以是加强合作。比如说在海上我们也有些合作,有些不是什么敏感领域的合作,比如说水温合作等好多方面的合作已经有了。

涉及到争议的海域,我们按照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也可以探讨这方面的途径。主权争议解决需要很长时间,在解决过程中,也可以加强合作。加强合作,增进互信,我觉得这个工作是要做的。

实际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各个领域的要深化合作,一个是对两国存在的问题要通过现有的谈判机制,通过友好协商来逐步的解决存在的问题。在这个解决问题过程当中可以加强合作,增进互信。

中国网:

今年您会参加哪些庆祝中越60周年建交的活动,或者还有哪些我们不知道的,为我们介绍一下。

齐建国:

它的活动至少有几十项,包括已经过去的为纪念建交日,两国领导人互致贺电,两国大使馆举行建交招待会。其他的还有两国领导人年内互访,还有两国有关部门和省市有交流和成就展览。在民间的人民论坛,青年可以搞青年联欢,一系列的庆祝活动。现在是1月份,正在开始筹划过程当中。

我已经参加了一个活动,就是在越南使馆的招待会。这次搞的很隆重,有500多人参加。当然,在这之前在中越边境友谊关那儿,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搞了一个“友谊关上话友谊”活动。其他的庆祝活动正在筹划当中,我的态度也是很积极的,只要我接到邀请一定会参加。

中国网:

谢谢齐大使在今天的节目当中为我们梳理了中越60年不平凡的道路,谢谢您。谢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评论这张
 
阅读(17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